• <xmp id="4y24q"><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menu id="4y24q"><menu id="4y24q"></menu></menu>
    <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
    <menu id="4y24q"><tt id="4y24q"></tt></menu>
  •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專題 >

    霸王條款換馬甲 消費者剩余金額難返還如何維權?

    北京商報 | 2021-11-29 09:04:43

    即便已有明文規定,但消費者退卡仍舊難上加難,不少商家玩起了文字游戲。11月28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各相關部門一再加強預付卡監管之下,不少商家會員卡合同中已無“概不退款”等明顯屬于“霸王條款”的字眼,但仍有不少侵犯消費者權益的擦邊球行為,例如“自開卡日起,消費者單方面提出退卡視作違約,需賠償30%違約金”,這與“7天冷靜期”規定背道而馳。此外,卡內余額不足以兌付單次最低消費時,也只能續卡不能退費。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消費者如何維權?

    退卡須付違約金

    掏錢時候還是消費者說了算,合同上簽完字,消費者反而成了“被動方”。北京商報記者在威爾仕健身的會員卡統一合同中看到,雖然并無“概不退款”“解釋權歸經營者所有”的明顯“霸王條款”,但消費者想要退卡依舊要“掉一層皮”。

    威爾仕健身會籍卡合同中規定,“會籍合同簽訂之日起,如會員單方面提出解除合同的,則視作違約,須按照剩余會籍費用的30%支付違約金”。

    對于如果會籍卡7天內未使用是否能夠全額退款的問題,威爾仕健身相關工作人員則表示,“退的話,開卡一個月過后才行”。威爾仕健身會所(北京凱德晶品店)的會籍服務人員也表示,“7天冷靜期能全額退款的情況目前沒有這樣操作過,一般退卡是要收取30%手續費的”。

    退卡不易的現象同樣出現在北京勝騰健身的會籍合同中,“會員以合理理由提前終止合同需扣除入會費1000元、手續費200元以及已消費金額”。對于消費者的退款要求發生在辦卡7天之內且未使用會員權益是否可以全額退卡,勝騰健身相關負責人則表示“暫時沒有7天冷靜期,但是可以轉卡,只收500元轉卡費”。

    此外,勝騰健身的會籍合同上,還醒目地印著“口頭承諾無效”印章。

    天津秉鈞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昂表示,上述兩份合同當中約定稱,即使是有合理理由解除合同,也要支付相應的違約金等類似條款,實際也屬于通俗意義上的霸王條款,消費者仍可以主張條款無效或者撤銷。

    “口頭承諾無效的說法,與民法典合同編當中的相關規定相沖突。”李昂解釋稱,口頭承諾也是雙方達成合意的一種,口頭承諾或者變更依然會產生法律后果。如果將來涉及到訴訟問題,消費者同樣可主張無效或者撤銷。

    實際上,早在今年4月1日,北京市體育局、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就要求推行北京市體育健身行業預付費服務合同示范文本。文本規定,為了預防和減少因沖動消費引發的糾紛,為消費者設置了7天冷靜期。

    11月26日,北京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也表決通過了《北京市單用途預付卡管理條例》規定,《條例》自2022年6月1日起施行。《條例》規定,消費者購卡七日內未消費的,有權要求經營者退卡,經營者應當一次性全額退款。

    剩余金額難返還

    年卡、季卡等各種卡,消費者想將余額取出來幾乎是件“癡人說夢”的事情。林林在位于北京朝陽大悅城的某美甲美睫店內辦了一張1000元的卡,在使用幾次后余額還剩不到100元,但該店內項目最低售價為128元,不足以兌付單次最低消費。因而林林想要退還余額,但遭到了商家拒絕。

    北京商報記者詢問上述商家對于會員卡內余額不夠支付單次最低消費是否能退回剩余金額,商家則表示:“如果退余額,那之前做過的項目要按原價扣除,扣除之后余額也就清零了。如果想要繼續使用余額最好是再續卡。”

    但林林對于這樣的回答十分不解,“按商家這種說法,就是只要沒有正好用完,就得一直續卡,不然卡里剩余的金額只能打水漂”。

    實際上,在這類美甲美睫店內辦卡的不少消費者都面臨著類似的問題,最終結果都是不了了之。“我也是在小區里的一家美甲店辦的卡,還剩幾十塊錢但是不想續卡了,可是余額商家也不給退,但因為數額很小也就沒繼續維權。”美甲愛好者丹丹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另一家美甲店的工作人員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無奈,“客人卡里剩的錢不夠做一次項目了,也有的消費者會想再補錢湊夠一次,但電腦系統里根本不允許這樣操作,退卡的話老板一般也不會答應,所以基本就只有續卡這一條路”。

    針對這類會員卡余額難返還的問題,《條例》規定:經營者未按照約定提供商品或服務,余額不足以兌付單次最低消費等情形,應當按照約定期限退回余額,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期限為自消費者提出退款要求之日起十五日內。

    規格機制完善中

    預付費市場依舊存在上述諸多亂象,但在相關部門的監管逐步加強之下,整體預付卡市場已開始轉變。

    此前,樂刻健身的協議中規定:“1V1、1V2私教課程有效期為兩年(730日),自訂單支付成功之時起算,課程有效期不因課程的轉讓或變更教練而變化,以第一筆訂單支付成功時間計算有效期。有效期滿后,課程失效,用戶無法再進行約課、退款、轉讓等操作。”

    但現在該條協議已修改為:“樂刻運動私教課程(私教包月產品除外)有效期為兩年(730日),自訂單支付成功之時起算,課程有效期不因課程的轉讓和變更教練而變化”,有損消費者利益的“霸王條款”內容已不見蹤跡。

    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王鵬表示,“一直以來預付卡都面臨著取證難、雙方各執一詞、沒有具體管理細則等問題,于是預付卡維權問題往往會演變成羅生門現象,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現在北京市出臺了相關的專項管理規定,從法律法規層面來說,消費維權變得有法可依。同時,對于執法部門來說,也提供了很多相關的執法細節和憑證。

    他進一步指出,在有了相關規定細節之后,消費者更應該擦亮眼睛,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要輕信所謂的充值返現以及部分銷售人員的花言巧語,更要留好相關證據。從商家角度來說,未來要更多考慮到提升服務意識、服務水平,改變商業模式合法經營,而不是用各種方式去鉆法律的空子。

    • 標簽:明文規定,文字游戲,擦邊球行,付違約金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凯发k8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