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y24q"><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menu id="4y24q"><menu id="4y24q"></menu></menu>
    <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
    <menu id="4y24q"><tt id="4y24q"></tt></menu>
  •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專題 >

    衛龍通過港交所聆訊再沖“辣條第一股” 擬募資10億美元擴大供應鏈

    長江商報 | 2021-11-22 11:18:35

    知名辣條品牌衛龍再度沖擊“辣條第一股”。

    近日,根據港交所披露,衛龍已于11月14日通過上市聆訊。

    早在5月12日,衛龍就曾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不過因超過6個月未獲批,已自動失效。這次衛龍是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港交所文件顯示,衛龍計劃集資10億美元,摩根士丹利、中金以及瑞銀為聯席保薦人。衛龍方面表示,此次IPO募資將用于擴大和升級企業生產設施與供應鏈體系。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衛龍遞交招股書的前一周還完成了Pre-IPO輪融資,這是衛龍成立二十多年來首次引進外部資本,也是其上市前唯一一筆融資。有業內人士表示,此番融資后衛龍估值將高達700億元,超過洽洽食品、三只松鼠、良品鋪子三者的市值總和。

    憑借衛龍辣條在中國休閑食品市場的地位,衛龍創始人劉氏兄弟也登頂當地首富的寶座。根據近期出爐的《胡潤百富榜》,衛龍公司的兩位創始人劉衛平、劉福平以280億身家并列總榜單第223位,成為河南省第二富豪,河南漯河市首富。

    值得注意的是,衛龍上半年業績出現了下滑。更新版招股書顯示,2021年上半年衛龍凈利潤為3.58億元,同比下降2.53%,使得上市后的衛龍盈利能力有一絲不確定性。

    量價提升助推業績增長

    公開信息顯示,衛龍創辦于1999年,是集研發、生產、加工和銷售于一體的休閑食品企業,主營產品包括調味面制品、蔬菜制品、豆制品與其他制品三大類。

    招股書顯示,2020年,衛龍調味面制品和蔬菜制品產生的年銷售額均超過10億元;其中,大面筋、魔芋爽、親嘴燒、小面筋四大產品產生的年銷售額均超500萬元。

    按2020年零售額計,衛龍已經是中國市場目前最大的辣味休閑食品企業。盡管三只松鼠、良品鋪子等零食品牌也在布局辣條品類,但衛龍還是以高達5.7%的市場占有率,在調味面制品、辣味休閑蔬菜制品等細分品類位列第一。

    線上渠道已成為衛龍業績增長重要驅動因素。2018年至2020年,衛龍線上業務年復合增長率為28.3%。2020年,衛龍線上渠道收入在總收入的占比約為9.3%,這一數字在2021年上半年進一步增至11.7%。

    在銷售渠道上,衛龍主打“快速下沉”。截至2021年6月30日,衛龍與超2150家經銷商合作,覆蓋的零售終端網點超過625000個,其中低線城市零售終端網點占比大約為80%。此外,截至2021年6月30日,衛龍的產品通過經銷商出售給130多個國家或地區的購物商場、超市和便利店運營商。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統計,全國范圍內衛龍的目標銷售終端網點超過300萬。

    招股書中也披露出了衛龍產品的價格變化。數據顯示,2018年到2020年,以辣條為主的調味面制品、豆制品及其他產品兩個品類的平均售價都出現了明顯上漲,一個從2018年的13.9元/千克上漲到了2020年的15元/千克,另一個則從22.4元/千克上漲到了25.8元/千克。不過,2021年上半年,調味面制品的價格又從15元/千克,略微降低到了14.8元/千克。

    如今,衛龍的辣條已不再是“90后”回憶中的“5毛”單品。目前,主流單品已近5元。并且,衛龍辣條產品包升級為“白富美”,擺脫了低質低價的標簽。

    從消費群體來看,從其招股說明書可以看出,衛龍95%的消費者年齡集中在35歲以下,而其中25歲以下的消費者更是占到了55%。衛龍取得上述業績的又一重要原因:產品口味確實捕獲了“Z世代”群體的味蕾。

    值得注意的是,已通過上市聆訊的衛龍上半年業績出現了下滑。更新版招股書顯示,2021年上半年,衛龍實現收入23.03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18.87億元增長22.06%;凈利潤為3.58億元,較2020年同期的3.67億元減少2.5%;凈利率也由2020年6月30日止6個月的19.4%降至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6個月的15.5%。

    衛龍增收不增利背后與其毛利率下滑不無關系。數據顯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0年前6個月以及2021年前6個月,衛龍的毛利率分別為34.7%、37.1%、38%、37.5%以及36.9%,其中2018-2020年呈增長態勢,而2021年上半年則同比減少約0.9%。

    對于利潤的下滑,衛龍在招股書中解釋稱:“主要由于若干主要原材料的采購價格上漲,運營成本的增加,包括分銷及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前者主要是因公司銷售團隊擴大、廣告費用增加;后者主要是由于管理人數量的增加”。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20年,衛龍的銷售費用從2.35億元攀升至3.71億元。其中,推廣及廣告費用也從2680.9萬元增至4665.8萬元,2020年廣告費同比增長超過50%。

    擬募資10億美元擴大供應鏈

    早在5月12日,衛龍就曾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不過按照港交所主板上市規則,申請企業遞表加施時間超過6個月未獲批,其招股書就會自動呈現失效狀態。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衛龍在沖擊IPO的過程中,受到資本方的青睞。根據招股書,衛龍此次上市申請的聯席保薦人分別為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瑞銀集團。衛龍遞交招股書的前一周還完成了Pre-IPO輪融資,投資方包括CPE源峰、高瓴資本、紅杉資本中國、騰訊投資、云鋒基金等明星企業。

    這是衛龍成立二十多年來首次引進外部資本,也是其上市前唯一一筆融資。有業內人士表示,此番融資后衛龍估值將高達700億元,超過洽洽食品、三只松鼠、良品鋪子三者的市值總和。

    這次衛龍是再次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根據招股書,衛龍此次上市申請的聯席保薦人分別為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瑞銀集團。港交所文件顯示,衛龍計劃集資10億美元,摩根士丹利、中金以及瑞銀為聯席保薦人。衛龍方面表示,此次IPO募資將用于擴大和升級企業生產設施與供應鏈體系。

    衛龍在供應鏈上投入重金,提高產能,保障食品安全。2006年,衛龍花費數百萬從歐洲購買了生產線,將包裝機從半自動變為全自動。并在隨后兩年不斷優化,在2014年,建成了一條標準無菌生產流水線。

    上市后,對于衛龍來說,擺在首位的便是食品安全問題。黑貓投訴顯示,在近30天內,衛龍投訴量達22條,多涉及食品安全問題。

    此前衛龍就曾數次被河南、山西、湖北等省份的市場監督管理局、食藥監局查出,在其產品中添加了山梨酸及其鉀鹽和脫氫乙酸及其鈉鹽防腐劑。此外,公開資料顯示,衛龍品牌所屬公司平平食品截至目前涉及的司法案件中,排在首位的案由即是產品責任糾紛,高達39件。

    對于食品安全問題,衛龍通過營銷手段來打造衛生、安全的辣條品牌形象。2015年,衛龍邀請專業攝影師進入生產車間,對公司流水線、生產車間進行拍攝,通過這種公開生產過程的方式,來展現產品衛生、安全的形象。

    戰略定位專家徐雄俊認為,上市后衛龍的資金會更加充裕,應該會擴大市場份額甚至跨界其他產品。不過,對于即將成為“辣條第一股”的衛龍來說,食品安全隱患是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還要不斷改善產品結構以面對激烈的競爭市場。

    • 標簽:辣條品牌,衛龍再度,遞交招股,自動失效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凯发k8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