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y24q"><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menu id="4y24q"><menu id="4y24q"></menu></menu>
    <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
    <menu id="4y24q"><tt id="4y24q"></tt></menu>
  •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專題 >

    山西汾酒研發費僅占0.07%不增反降 立志擠進前三畫“大餅”

    長江商報 | 2021-11-15 13:28:41

    “用10年到15年的時間,讓山西汾酒重歸行業第一。”

    已近60歲的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給資本市場畫了一個很大的“餅”,“茅五洋”肯定不會答應。

    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600809.SH)營業收入為172.57億元,同比增長66.24%;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8.79億元,同比增長95.13%。這一增速將“茅五洋”和瀘州老窖甩在了后面。

    不過,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山西汾酒前三季度研發費用占營收比例僅0.07%,公司銷售費用為研發費用的219倍。

    而且,在前五大酒企中,山西汾酒的銷售費用僅次五糧液,但凈利潤率則墊底。

    立志擠進前三畫“大餅”

    李秋喜2005年任汾酒集團副董事長、黨委委員、總經理。2017年2月,升任汾酒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在掌舵汾酒集團前,李秋喜自稱10余年間對市場做了系統性研究,“品質、文化、歷史沒有問題,汾酒僅僅是管理問題,要迅速改造。”

    就在李秋喜掌舵汾酒集團的當月,簽下了山西國企改革中首個目標考核“軍令狀”。

    “軍令狀”內容包括2017年、2018年、2019年收入(酒類)增長目標為30%、30%和20%,三年利潤(酒類)增長目標為25%、25%、25%;三年內完成汾酒集團整體上市。

    如果完成考核目標,董事長按規定取得報酬。對超額完成目標25%以上的,給予汾酒集團董事長特別獎勵。完不成目標則解聘董事長。

    此前,2015年和2016年,山西汾酒營業收入增速分別為5.43%和6.69%,凈利潤增速分別為46.34%和16.24%。

    簽下了這份“不成功,便走人”的軍令狀,李秋喜回憶說:“這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時刻,是基于汾酒必須發展的前提,才做出這樣的選擇。如果我實現不了這個目標,我希望更早讓更有能力的人去做這項工作。”

    從經營數據上看,李秋喜掌舵4年內,的確發生了巨大變化。

    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9年,山西汾酒營業收入分別為63.61億元、94.44億元和118.8億元,分別同比增長37.06%、47.48%和25.79%,一舉進入“百億俱樂部”。同期,公司凈利潤分別為9.52億元、15.07億元和19.39億元,分別同比增長57.39%、58.24%和28.63%,兩項指標均完成了考核任務。

    2020年,山西汾酒實現營收139.9億元,同比增長17.63%;凈利潤30.79億元,同比增長56.39%。

    李秋喜還堅信汾酒將重回“汾老大”的地位,這個“追趕并超越”可能需要“兩個五年計劃、三個五年計劃”,但絕對不能求快。

    這也表示,李秋喜想用10年到15年的時間,讓山西汾酒重歸行業第一。

    在2021年經銷商大會上,汾酒集團提出:“十四五”晉身行業第一陣營和“三分天下有其一”。山西汾酒將2021年定調為營銷深入調整期,2022年至2023年是汾酒改革的轉型發展期,2024年至2025年是汾酒營銷加速發展期。

    由于汾酒集團已基本整體上市,若要躋身前三,初步推算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山西汾酒2025年營收要超300億元。

    顯然,已近60歲的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給資本市場畫了一個很大的“餅”。

    銷售費為研發費219倍

    從業績的增長來看,山西汾酒的趕超之勢強勁。

    2021年前三季度,山西汾酒營業收入為172.57億元,同比增長66.24%;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8.79億元,同比增長95.13%。

    從增速上看,山西汾酒營收增速位列19家上市白酒企業中的第四位,凈利潤增速位列第五位,排在其前面的酒企酒鬼酒、舍得酒業、水井坊和青青稞酒均不在一個等量級上。

    與“茅五洋”和瀘州老窖相比,山西汾酒增速更勝一籌。

    貴州茅臺前三季度營收746.42億元,同比增長11.05%;凈利潤372.66億元,同比增長10.17%。

    五糧液前三季度營收497.21億元,同比增長17.01%;凈利潤173.27億元,同比增長19.13%。

    洋河股份前三季度營收219.42億元,同比增長16.01%;凈利潤72.13億元,同比增長0.37%。

    瀘州老窖前三季度營收141.1億元,同比增長21.65%;凈利潤62.76億元,同比增長30.32%。

    然而,山西汾酒在營收超過瀘州老窖30多億元的同時,凈利潤卻少了14億元。

    山西汾酒2021年前三季度營業總成本為105.84億元,同比增加53.38%。

    其中,山西汾酒銷售費用27.85億元,同比增加48.54%,占總營收16.14%;管理費用7.66億元,同比增加14.18%。

    三季報中,山西汾酒表示,公司深化“1357+10”市場布局,加大長江以南市場拓展力度,推動江、浙、滬、皖、粵等市場穩步突破;堅持“抓青花、強腰部、穩玻汾”的產品策略,進一步優化產品架構,持續推進青花汾酒圈層拓展和市場推廣工作。

    而且,前三季度,山西汾酒研發費用僅1272.87萬元,同比下滑3.97%。

    由此來看,山西汾酒前三季度研發費用占營收比例僅0.07%,公司銷售費用為研發費用的219倍。

    對比來看,“茅五洋”和瀘州老窖銷售費用分別為19.23億元、53.99億元、22.03億元和19.37億元,分別占營收的2.58%、10.86%、10.04%和13.73%。山西汾酒的銷售費用僅次五糧液。

    同期,“茅五洋”和瀘州老窖的研發費用分別為4210.49萬元、1.22億元、1.71億元和6888.44萬元。

    不僅如此,山西汾酒的凈利潤率達28.27%,在前五大酒企中墊底。

    今年前三季,山西汾酒經銷商共有2726戶,增加了530戶,其中省外新增87家,省外新增443家。

    需要關注的是,前三季度,貴州茅臺貨幣資金507.02億元,應收款項融資0元;五糧液貨幣資金731.56億元,應收款項融資10.51億元;江蘇洋河貨幣資金166.43億元,應收賬款融資為0元;山西汾酒貨幣資金107.07億元,應收款項融資43.59億元。

    截至2019年末,山西汾酒應收款項融資為27.85億元,到了2020年末是則達到了42.8億元。

    “應收款項融資是指企業用應收款項向銀行或保理機構進行融資。”資產管理分析師劉廣文向長江商報記者介紹,這說明山西汾酒資金鏈運轉要求較高,對提高資金周轉率有幫助,“這有助于提高業績增速,但也增加了回款的風險”。

    • 標簽:山西汾酒,重歸行業,,五大酒企,季度研發

    媒體焦點

    凯发k8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