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y24q"><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menu id="4y24q"><menu id="4y24q"></menu></menu>
    <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
    <menu id="4y24q"><tt id="4y24q"></tt></menu>
  •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宏觀 >

    牧原股份累募200億擴張資產三年增1400億 豬周期會迎來反轉嗎?

    長江商報 | 2021-10-25 08:39:09

    “豬茅”牧原股份(002714.SZ)又有大動作。

    10月18日晚間,牧原股份披露定增預案,公司擬向控股股東牧原集團發行股份,募資不超60億元,所募資金全部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與此同時,牧原股份披露的三季報顯示,公司第三季度虧損8.22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今年以來,豬周期之下,行業內養殖企業整體出現虧損,前三季度,曾經的“豬王”溫氏股份虧損近百億。與之對應的是,養殖企業股價大幅下跌,似乎已經處于底部位置。

    近年來,秦英林實際控制的牧原股份加速擴張。

    Wind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公司直接融資超過200億元,均用于產能擴張及補充流動資金。2019年以來,公司累計盈利超過400億元。

    這些似乎還不夠支撐其擴張。2018年以來的不到三年時間,牧原股份的總資產增長了約1400億元。

    牧原股份新一輪融資由實際控制人秦英林輸血,市場認為,其低價包攬定增,是在豪賭豬周期反轉。

    豬周期會很快迎來反轉嗎?

    時隔兩年再現季度虧損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豬茅”牧原股份也頂不住豬周期了。

    10月18日,牧原股份發布三季報。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62.82億元,同比增長43.71%,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87.04億元,同比下降58.53%。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86.50億元,同比下降58.74%。

    分季度看,今年一二季度,公司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01.52億元、213.86億元、147.44億元,同比變動149.72%、64.98%、-18.68%。對應的凈利潤為69.63億元、25.63億元、-8.22億元,同比分別變動68.54%、-61.48%、-108.05%。扣非凈利潤分別為69.53億元、24.83億元、-7.85億元,同比變動65.99%、-62.51%、-107.74%。

    數據顯示,公司的凈利潤、扣非凈利潤逐季下滑。

    牧原股份不太理想的經營業績,放在整個行業來看,還算不錯的。同行業上市公司中,今年前三季度,曾經的“豬王”溫氏股份預虧92.50億元至97.50億元,同比下降212.24%-218.30%。正邦科技預虧69.50億元至79.50億元,同比下降227.92%-246.33%。天邦股份預虧27-29億元,同比下降195.60%-202.68%。新希望預虧59.95億元至63.95億元,同比下降217.91%-225.77%。

    上述頭部養豬企業經營業績集體大幅下滑,主要原因是今年三季度出現集體血虧。第三季度,牧原股份、溫氏股份、正邦科技、天邦股份、新希望預計的最低虧損金額分別為8.22億元、67.52億元、55.2億元、20.50億元、25.80億元。

    眾所周知,豬肉價格處于歷史低位。從豬肉批發價來看,今年初,豬價曾達到47.64元/公斤的階段性峰值,隨之不斷下降。

    根據農業農村部披露的信息,今年10月11日-10月15日,瘦肉型白條豬肉出廠價格總指數的周平均值為每公斤16.88元。這一價格,已較年初的峰值下跌了約64.56%。

    牧原股份在接待機構調研時稱,在目前的市場價格上,全行業都處在深度虧損。由于非洲豬瘟疫情常態化帶來的全行業防疫成本上升,疊加玉米等原料大幅漲價,養殖成本普遍上升,導致目前行業虧損情況比上一輪的行業低谷期更為嚴重。與此同時,由于養殖規模快速上升,大量新增產能需要消化,規模化養殖公司的成本較非洲豬瘟前有大幅上升。隨著新增產能的逐漸消化、技術升級與管理提升。公司預計,未來規模化養殖的生產成本將逐步下降。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單季度虧損,這是牧原股份時隔兩年來的首次。

    上一次單季虧損出現在2019年一季度,當季,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39.72億元,同比增長6.22%,凈利潤為虧損4.60億元,扣非凈利潤為虧損7.38億元。

    大舉擴張試圖規模降本

    牧原股份能夠在前三季度實現87億元的凈利潤,除了自繁自養模式外,規模優勢也是重要因素。

    近年來,牧原股份大舉擴張,這從其頻繁募資就可管窺。

    2017年4月,牧原股份通過定增募資30.77億元,用于生豬產能擴張項目、償還銀行貸款、補充流動資金以及西華牧原十一場0.5萬頭母豬場建設。

    當年,公司還通過發行優先股的途徑成功募資24.76億元,所募資金用于生豬產能擴張項目、補充流動資金。

    2019年8月,牧原股份再次實施定增,募資50億元,所募資金依舊用于生豬產能擴張項目、補充流動資金。目前,這一產能擴張項目仍在建設中。

    今年8月12日,牧原股份發行了規模為95.50億元的可轉換公司債券。跟前幾次募資用途基本相同,這筆近百億募資也是用于生豬養殖及屠宰項目建設、償還銀行貸款及補充流動資金,其中,生豬養殖及屠宰項目建設計劃使用募資70億元。截至今年9月底,已累計使用募資43.40億元(含先行投入的置換資金)。

    至此,上述四次募資合計達201.03億元。這些募資,不是用于產能擴張,就是還債、補充流動資金。

    今年6月,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牧原股份回應提問時稱,今年,公司預計出欄生豬3600萬頭至4500萬頭,規模優勢明顯。

    不斷募資擴張,牧原股份的資產規模迅猛增長。2018年底,公司總資產為298.42億元,到今年9月底,總資產達到1692.05億元,不到3年,總資產增長了1393.63億元,接近1400億元。

    由于大舉擴張,盡管頻繁募資,將部分募資用于還貸、補充流動資金,加上其在2019年以來凈利潤驚人,但公司的資金仍然較為緊張。

    財報數據顯示,2019年、2020年,牧原股份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61.14億元、274.51億元,加上今年前三季度的87.04億元,不到3年的凈利潤累計達到422.69億元。與之對應的經營現金流,2019年至今年前三季度分別為99.89億元、231.86億元、132.93億元,均為巨額凈流入。

    然而,公司債務仍然在不斷增長。2018年底至今年9月底,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54.07%、40.04%、46.09%、57.77%。

    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貨幣資金99.50億元,短期借款187.93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65.12億元、長期借款145.09億元、應付債券93.46億元,長短期債務合計為491.60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為253.05億元,存在一定的償債壓力。

    豬周期低谷期,如果沒有足夠的現金流,極易引發財務風險。

    在這一背景下,今年8月剛完成95.50億元可轉換債券發行融資后,牧原股份又籌劃定增募資。這一次,發行對象為公司控股股東牧原集團,擬募資不超60億元,這筆資金全部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

    在市場看來,此次定增募資,秦英林有兩重考慮。一方面,通過定增募資,支援牧原股份財務,以備行業過冬之需,維持公司擴張進度。另一方面,則是抄底。

    目前,行業深度虧損,已經處于豬周期的低谷,一旦行情反轉,牧原股份將繼續大賺。

    作為秦英林個人,本次定增價格為40.21元/股,10月21日,牧原股份收盤價57.03元/股。以前復權價看,今年2月22日,其股價最高為92.53元/股,定增發行價不到高點時的一半。如果走出低谷,秦英林將狠賺一把。

    公開信息顯示,本月中旬以來,豬肉價格有所上漲,不過,究竟是反彈還是反轉還需進一步觀察。

    值得一提的是,行業新增的產能尚未消化,豬肉價格反轉的可能性并不大,何時迎來豬周期的高景氣,暫時還難以判斷。

    • 標簽:牧原股份,定增預案,控股股東,發行股份

    媒體焦點

    凯发k8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