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4y24q"><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menu id="4y24q"><menu id="4y24q"></menu></menu>
    <menu id="4y24q"></menu>
    <nav id="4y24q"></nav>
    <menu id="4y24q"><tt id="4y24q"></tt></menu>
  • 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國內 >

    租房也要競價了? 廈門舊改拆遷浪潮引爆漲租戰爭

    時代財經 | 2021-06-10 08:34:27

    “一房東,出來!一房東,出來……” 廈門市同安區西柯鎮官潯村和海霞大道之間一段逼仄的小路上,聚集著一群二房東,他們面朝著官潯村的一棟民房,有節奏地“聲討”著。聲勢之大,引來路人圍觀。

    同安有廈門最大的工業集中區,工業園主要分布在西柯鎮和隔壁的新民鎮。由于外來人口多,這里的城中村成為很多人的棲息之所。

    些年,廈門掀起了舊改拆遷浪潮,西柯鎮也在其中。隨著一棟棟民房的倒下,原有的租客不得不重新流向市場,在可租房源銳減的情況下,當地房租也跟著水漲船高。

    二房東的火爆生意頓時讓一房東眼紅了,矛盾由此激化,“二房東從一房東手里租整棟或者多棟樓,簽租多年,但是一房東看到到處漲價,覺得虧了就開始鬧,想給二房東漲價。”

    5月23日晚,發生在官潯村的這段短視頻在廈門租房圈子里流傳開來,很快阿坤(化名)也看到了,但對于這樣的場面,他并沒有感到太意外,因為他自己就親身經歷過一次。

    房東的漲租戰爭

    “一房東叫人斷網斷電,大家要一起來維護自己的利益!”5月19日深夜11點,阿坤的微信收到了一條新消息,與他同住一棟樓的租客忍無可忍,在群里號召大家一起“維權”。

    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阿坤告訴時代財經,其所在片區的單身公寓,租金多在800元至1000元每月,但期一房東要求二房東每間公寓的承包價多加400元,由于合同期未滿,二房東不同意,雙方矛盾爆發,最終牽連租客。

    “光是我們這棟樓都快200號人了,天天隔幾分鐘就停網停電。”阿坤說道,大約從5月17日開始,一房東與二房東之間就展開了這場“電與網”的較勁,持續了將5天。

    二房東在廈門是一個不小的群體,他們往往批量承包城中村的民房,經過一番改裝后再轉租給租客。

    阿坤現在住的這間單身公寓,也是從二房東手中租下來的,位于廈門島內的湖里區。

    廈門島內包括湖里區和思明區,思明是老城區,而湖里則是廈門特區的發祥地,這里是廈門經濟最好,也是最早發展起來的地方,拆遷改造的行動也最先在這里開始。

    廈門島內的租客是最先感受到拆遷影響的那一撥人,包括阿坤,也包括葉明(化名)。

    葉明的公司在思明區,他在公司附的小區租了一間約50方米的一房一廳,原本房租為2400元/月,最房東突然提出每月漲租800元的要求,最后他還價至2900元/月。

    “效益不好的時候,每個月工資的40%都搭進了房租。” 葉明后悔自己法律意識淺薄,在租約到期后沒有續簽合同的情況下又繼續住了將半年,如今面對20%的租金漲幅,他也有些無奈。

    租客被迫“遷徙”

    原本租住在湖里區高林社區的魏雯(化名)是比阿坤和葉明更早受到拆遷影響的人。

    高林社區與附的金林社區,被劃入了高林-金林片區,這是一個包含了7條自然村的舊村整村改造項目,被委以“湖里東部舊改先行區”的重任。早在去年6月30日,整個片區就實現了100%搬遷交房。

    魏雯也成為了最早的一批“遷徙客”。魏雯告訴時代財經,她現在住的地方是去年臨時找的,與人合租,但由于作息時間不同,她最又開始計劃搬家,考慮到工作和生活便利,魏雯的下一個租住地點依然首選島內。

    不過,隨著舊改的大范圍推進,她如今面臨的選擇也不多了。

    綜合湖里區政府披露的信息和廈門廣電的報道,島內正在進行拆遷的片區除了湖里東部,還有思明的湖濱片區和泥窟、石村片區。

    湖里東部合計33個自然社,約6.7方公里,涉及常住人口約30萬,其中“村改居”居民2.34萬人,需拆遷房屋總量超900萬方米。

    截至5月下旬,湖里東部已有26個整村完成簽約,其中24個村實現拆除,剩余7個舊村正在掃尾。根據計劃,今年上半年,湖里東部將完成所有房屋的簽約、拆除工作。

    而在思明區,湖濱片區已有4488戶完成了交房,拆除了17棟樓房;泥窟、石村片區已交房401棟樓,面積將23萬方米。

    魏雯告訴時代財經,實際上她也有考慮搬到島外,但現在不只島內,整個廈門都在拆遷,未來依然很難避免因為拆遷而不得不搬家的情況。“沒辦法,只能盡量時減少購買大件物品,以及經常丟掉一些用不著的東西。”魏雯有些無奈,與阿坤和葉明一樣,她也面臨著房租水漲船高的現實。

    租房也要競價了

    不僅在島內的思明區和湖里區,整個廈門范圍內,“房東亂漲價”的問題開始變得越普遍。

    3月底,有集美區的租戶在領導留言板上留言,二房東承包房子之后進行簡單粉刷,轉手出租價格幾乎翻倍,“從原來的單間300(元)直接到600(元),一室一廳從550(元)直接接到1000(元),兩室一廳從原來650(元)到1100(元)。”

    該租戶稱,其所在片區的工廠均工資為4000元/月,“認識的很多同事都因為承受不住房租上漲選擇了回老家就業了,可是我們孩子在這里上學,不是一句回老家就可以的。”

    實際上,針對供需矛盾突出、租金上漲較快、群眾反映比較強烈的重點區域,廈門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公安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及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等多部門早在4月28日聯合對60名二房東進行了約談。

    廈門市住房局強調,與會二房東要共同推動租賃市場良發展,不能唯利是圖、欺行霸市,不能拉幫結派、抱團漲價。對于以非法手段暴力驅趕租客等行為,只要“露頭一起”就“打擊一起”,絕不手軟。

    而距離該約談會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但租房市場的混亂現象并未杜絕。

    有網友反映,其房東在提出漲租200元的一個星期后,決定采用市場公允價值確定租賃價格,即誰出具價格高,誰將獲得租賃使用權。

    不過,該房東表示,作為老租客,在同等價格的情況下,享有優先租賃權。

    • 標簽:廈門,舊改拆遷,漲租戰爭,租房競價

    媒體焦點

    凯发k8娱乐下载